电脑版
返回

搜索 繁体

紧依sub

紧依sub的全部作品集

Gold Coast黄金海岸

‎‌言‍‎‎‌情‎‎‍‍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‎‍‌‌‎原‍‌‍‎创‌‎‌‍‍ / ‎‍‌‌男‎‌女‍‎ / ‎‍‌‍现‍‍代‍‎‌‍ / 中H / 悲剧 / 青梅竹马 / ‍‌美‍‍‎‎人‍‍‌‎受‍‌‎‌
内容涉及bdsm,虐恋,多人,出轨,主奴,‎‍‌‌男‎‌女‍‎,bg,多奴,情侣,婚外情,男s女m向,属于肉多不腻的!注意!只有‎‍‌‌男‎‌女‍‎哦!主角是女孩子,不要嫌弃字数少吼,都是精华~嘿嘿。文中的名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,不是‍‍‌‎同‌‎‎‍人‎‍‎‍文哈!

租客(bdsm)

‎‌言‍‎‎‌情‎‎‍‍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‎‍‌‌‎原‍‌‍‎创‌‎‌‍‍ / ‌‍‌‍‎男‌‎‎‍‌男‌‎‍‍ / ‎‍‌‍现‍‍代‍‎‌‍ / 中H / 悲剧 / 强攻强受 / ‌‎腹‍‎‌黑‎‍攻
听说,很多圈内的人都曾经幻想过自己有一间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室。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室该是个什么样子,我从来没有费心想过这件事儿,这是那些s们该想的事情。直到我20岁那年,被他带进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室的时候,我才知道一个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室原来是这样。
我脱掉了鞋袜,外衣,T恤和裤子,赤裸着走在微凉的木质地板上,手指触摸着房间两侧墙壁上的红得有些发紫的天鹅绒布料,如果没有猜错,里面应该是隔音棉。
在正对门的方向,有一个x形的架子,阳光透过薄纱的窗帘,照在架子上,让它显得更加轮廓分明。像是暮光下,耶稣基督受难时的十字架。我走向它,感觉自己的眼眶居然有一点湿润了。
但我不能让他看出来,是的,我不想被当成是那种被人忽悠一下就热泪盈眶的小白。如果那样,他就会觉得心满意足,满足之后就不会对我再多用心一点。当我看到好的东西,我就会想要更好的,想要更多。
......
四白就这样,和我一起在老赵的家里住下了。我忍不住处处留意他的言谈举止,感觉他是那种会让人觉得有点闷的性格。
他的衣服很简单,蓝色和白色为主。夏天的衣服主要是T恤,还有几件衬衫是工作时候要穿的。我们两个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来回走动,竟像是在演一出默剧。
我在客厅里摆的游戏机和手办他都不怎么感兴趣,他说自己从来不玩游戏。我搜集的球鞋他也不是很喜欢,在他看来鞋子耐穿就好了。他看上去是一个很节制和自律的人,很少熬夜,和我正好相反。终于,有一天他说要去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室里看一看,我才能和他聊到一些事情。
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室的门是锁着的,平时有人来怕走错,自从老赵走了以后我就很少再进来了。
很巧的是,和我第一次进到这里来一样,这次也是我在前面,他在后面。不知道为什么,两个人一到这里,我就感觉到他的气场充满了整个房间,而我还是像第一次进来的时候那样,像个客人。
四白绕着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室走了一圈,把自己的一包工具拿进来,问我可不可以放在这里。我和他一起,把他的拍子和戒尺挂在墙上,然后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。
四白说:“你是男M吗?我以前很少和男m接触。”
我说:“是啊,我也不怎么和男s打交道。”
这是什么样的对话啊,尴尬的要死。但是我又不能说,对啊我不和男s打交道,我都是被男s打...
显然四白不是很会聊天的那种,让我怀疑他到底能不能找到女M。不过,他对我之前的经历好像有一点兴趣,问到了我蛋疼的那件事。
“嗯,你要保护好自己。”
到最后他没来由地说了这么一句,让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能点头。好像之前从来没有人跟我这个浪蹄子说过类似的话。
我一直好奇,像这样的一个人在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。我不能想象从他嘴里说出那种很羞耻的话,也不能想象他和女人做爱的样子。可能是因为我本能地屏蔽了那种可能性。
但是,这一天很快就到了。在他去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室参观后没几天,我就收到他的一条微信,说下午要用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室,需要我回避一下,大概晚上七点左右回来最好。
我本来很难接受这样过分的要求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答应了他就出去找朋友玩。然后几个人聊得开心,比约定的时间还晚回了一个小时。
打开房门的时候,没想到四白就坐在客厅,好像是在等我。他看了看手机,说:“你晚了一个小时,不过也好,也算是你对她的惩罚吧。
他完全不管我一脸懵逼的样子,示意我跟他过来。我们走到了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室的门口,四白把门推开,我看到...里面跪着一个女人就是之前把我的蛋踩碎的女M。
那个女孩儿脸上流着泪,跪在那里低着头。我看了一眼四白,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我听到他的声音在我的后上方响起,平平淡淡的:“你想接受她的道歉吗?”
后面的事情我都记得不太清楚了,我感觉自己的血压在飙升,我从来没想过会再次遇到那个女M,更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遇到。
我只记得那个女M连着点头道歉,然后哭着从房间里跑了出去。四白把门关上,到客厅拿出他廉价的中南海,点了一根。
我问他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四白慢慢地说:“可能你不需要,但我想这么做,我也能这么做,我就做了。”
我从他的侧脸,从他脸上硬朗的棱角和那种毫无感情的态度里看到了一种东西。这是一种恶,和我身体里的恶相似,但是又不同。
如果说,我身体里的恶是以它的宿主为食物,那么四白的这种恶就是以别人作为食物。那是一种更加纯粹的极致的恶。
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四白又说:“对了,给我一百块钱。”
我说:“啊?”
他说:“一开始为了引起这个女M的注意,我发了一百块红包给她,这应该要你来承担吧。或者,直接从房租里抹掉就好了。”
对了,如果再加上这种吝啬的性格,他真的很像一个坏人啊...
......
“很好玩吗?”四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。
“你不是也觉得好玩才答应我的吗?你看那个小m的反应,我们两个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应该很‌‍‎‍‌色‎‌‍‌‎情‎‍‎‌吧。”
我往下面看了一眼,刚才他回头看那个小m的时候,两个人已经贴在一起了。没想到,四白的手在我脖子上更紧了一些,我听到他用一种咄咄逼人的语气说:“嗯,那不如假戏真做吧。”
我觉得自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,羞涩、惊喜和假装平静的表情在一瞬间随机地出现在我脸上。
关键是再这个时候,四白还故意离我很近,盯着我的眼睛看!
我的妈呀,他身上的味道好好闻啊,就算是简单的洗脸皂的味道都那么好闻。不对,这个味道怎么这么熟悉,他是偷了我的洗脸皂用吧?
不对不对,现在不应该去想这些没意义的事情,都已经快要到了捡肥皂的时候了谁还会在乎洗脸皂。
他就这样大概盯着我看了三秒,好漫长的三秒,足够我下面硬得把他弹射出去。当我实在忍不住要亲上去的时候,四白突然后退了一步,脸上露出了诡诈的笑容:“你是当真的吗?我开玩笑的,你当真了?”
我翻了一个白眼,感觉自己是从死亡的边缘爬了上来。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我没好气地问他:“很好玩吗?”
“好玩啊,比你想的那个恶作剧好玩多了。真要我做啊?那我要考虑一下。要不一这个月的房租减半,怎么样?房租减半我就试一下。”
我气得脸都红了,老子就值三千块吗?!看着他从‌‍调‌‍‎‌‍教‍‌‍室慢慢悠悠地走出去,我在后面绝望地喊了一声,“混蛋四白,把我先放下来啊!”